<b id="dpxd3"></b>

    <font id="dpxd3"><noframes id="dpxd3"><cite id="dpxd3"></cite>
        <p id="dpxd3"><listing id="dpxd3"></listing></p>
          <delect id="dpxd3"><listing id="dpxd3"><output id="dpxd3"></output></listing></delect>

              <font id="dpxd3"></font>

              <p id="dpxd3"><th id="dpxd3"></th></p>
              <font id="dpxd3"><address id="dpxd3"><del id="dpxd3"></del></address></font><ins id="dpxd3"></ins>

              《護國天婿》轉載請注明來源:南北通小說網www.wbyjn.com

              周齊云搖了搖頭,萬神審判,這種場面便是他也無法生還,怎么可能逃出?眾人站在天神殿外,靜靜等候,默默無語。

              周齊云皺眉,停步道:不用等了,他出不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蘇離心中如明鏡,他剛才施展手段時圖騰之罐都在體內,并沒有被其他人看到,也是存了這種心思。

              而此刻他們深處無盡虛空,不需要像在洪荒界內的時候一樣束手束腳,無所顧忌之下頓時展露出強橫無比的戰力。

              王品仙器器靈轉世被殺,簡直難以想象。

              那你們加油。

              一點小把戲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祂的話語古老無比,不同于人類的語言,也不同于鬼話,晦澀又宏大,音節簡單但蘊藏很深的含義。

              那個古老的意志用天道語言蓋棺定論,雷聲轟鳴:不追三世,只念今生。

              那你們加油。

              大名鼎鼎的太一門無上圣子小石皇,王品仙器封神石碑器靈轉世的大人物,居然就這么隕落了?沒有任何后手的隕落了?這實在不可思議。

              一種微妙的氛圍在天神殿上萬尊天神石像間漸漸散開。

              因此現在很多世界不是已經淪陷就是還在爆發激烈的戰爭,甚至還有不少實力強悍的軍團直接朝著原始星域深處進發,襲擊各大世界,逼迫各界從前線撤軍回援,虛空中更是時??梢钥吹揭恍嵙姍M的大能捉對廝殺,或者以多打少圍殺對方強者,或是直接偷襲對方軍團制造混亂。

              從太古以來,諸天萬界誕生強者無數,甚至還有些從開天初期存活至今的老祖,他們若是也要著急的話,無盡歲月下來還不得被內心急躁憋悶死。

              蚖七猶豫一下,許應低聲道:你留下來,我照顧不到你,只會讓我分心。

              周齊云轉身道:許應,我已經仁至義盡,恕我無能為力。

              而且血殺宗對付影族人的時候,他們的攻擊都是連續的,并不是停止,所以影族人在與血殺宗對戰的時候,死亡率是十分高的,遠高于與其它人對戰,在這種情況下,影族人遇到血殺宗,自然是十分吃虧了,要知道血殺宗的攻擊,一但真的攻擊到了影族人的身上,他們不但會十分地痛苦,甚至還會在短時間之內,失去戰斗力,甚至都不能動,這也就是為什么影族人在被血殺宗的弟子攻擊之后,往往不能在第一時間反擊,反到是被血殺宗的弟子,連著攻擊十下,最后被生生殺死的原因,因為他們動不了。

              而且那些會飛機器人又是機槍又是導彈的,數量還那么多,即使有巫師袍上的鐵甲咒,也不是很安全。

              面對如此詭異的情形,周齊云也不由緊張起來,仰頭朗聲道:我效仿至道大圣皇帝,拜訪陰庭,經過寶地,還望各位上神通融一二。

              在這魔窟的深處,彎彎曲曲,不知道多深,迷宮一般,遠處的地方還有妖魔的嘶吼之聲。

              多謝了,羅曼諾夫特工。

  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那圖騰之罐顯現出無窮無盡的奧妙來,罐身之上許許多多的蠻族圖騰像是活過來一樣,對著破碎的小石皇就展開了煉化,頓時一種無比濃郁的野蠻氣息從圖騰之罐中傳遞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影族人還不知道,這是因為血殺宗的弟子不想暴露太多,所以他們并沒有用蒸氣武器的原因,如果血殺宗的弟子,真的開始用蒸氣武器的話,那他們怕是連跑都沒有機會跑,血殺宗的弟子是不會給他們逃跑的機會的。

              小七,你也走吧。

              大鐘愕然,笑道:咱們是朋友,何須言謝?你總是默默用氣血資助我療傷,從未有過怨言,也從未要我謝你。

              到時候讓托尼和羅德這兩個穿著鋼鐵戰衣的家伙頂在前面,他在暗處偷偷放魔法輔助就可以了。

              大鐘連忙道:不可。

              他們飛速遠去,長長的山道上只剩下許應一人,兩旁都是峭壁,腳下萬丈深淵。

              不過秦巖洞泥丸宮的特征,與天神殿的特征,完全不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本章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!

              熱門推薦More+

              無敵從獻祭祖師爺開始

              郎元春

              戰兵利昂

              啞幾

              為何戀愛游戲的女主不太對勁

              壤駟雨竹

            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機神算

              鄭南芹

              天行戰記

              王六柒

              全球游戲化 :神級內測玩家

              許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