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 id="dpxd3"></b>

    <font id="dpxd3"><noframes id="dpxd3"><cite id="dpxd3"></cite>
        <p id="dpxd3"><listing id="dpxd3"></listing></p>
          <delect id="dpxd3"><listing id="dpxd3"><output id="dpxd3"></output></listing></delect>

              <font id="dpxd3"></font>

              <p id="dpxd3"><th id="dpxd3"></th></p>
              <font id="dpxd3"><address id="dpxd3"><del id="dpxd3"></del></address></font><ins id="dpxd3"></ins>

              《樸槿惠自傳》轉載請注明來源:南北通小說網www.wbyjn.com

              爸爸,我不是那個意思……我愿意一直照顧你們,我是你們的兒子,我怎么會……覺得媽是累贅呢?我只是……心里不好受……沈鉑辰站起身來,拍了拍兒子的肩膀,兒子,你記著,你是家里的頂梁柱,任何人都能軟弱,唯獨你不能。

              沈諾攔不住父親,便只好去超市里幫父親買食材。

              一個女孩子,跟在一個冷酷少年的身后,小心翼翼的跟他搭訕:你叫什么名字?沈鉑辰。

              蘇桃眼睛亮了亮,你怎么知道我喜歡紅豆沙?你告訴我的。

              沒關系,以后換我去喜歡你。

              他為了母親的病哭,也為了父親。

              你就是我老公?沈鉑辰點了點頭。

              等到了墓地,卻見蘇桃大衣上面的白花,已經別到了鬢發邊上。

              十二月二十號這一天,沈鉑辰不顧醫院的反對下,出院了。

              也就是從這天開始,蘇桃開始制作照片集,寫日記,也給自己拍mv,將兒子兒媳婦,還有小孫子都拍攝進來。

              怎么了?做噩夢了?蘇桃抱著被子就縮到一邊去:你……你到底是誰?為什么……跟我在一張床上。

              蘇桃嚇了一跳,她愣神了一下,才急忙跑出去:來人啊,來人。

              當晚,在臥室的大床上,沈鉑辰再一次抱著蘇桃,在她的額頭上落下一個吻。

              從這天開始,每天,沈鉑辰都會牽著蘇桃去到曾經留下足跡的景點建筑去游覽,告訴她,在這里,發生過什么事情,遇見過什么人。

              怎么了?做噩夢了?蘇桃抱著被子就縮到一邊去:你……你到底是誰?為什么……跟我在一張床上。

              你就算是忘了誰,也不能忘了你老公,你是從十歲開始喜歡他的。

              沈鉑辰覺得好笑:那你剛才都已經喝了我的東西了。

              一直到現在。

              身邊的人來來往往,哭聲不絕于耳,卻好像完全都沒有影響到她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一個早晨醒來,蘇桃忽然發現,一個陌生的老頭兒躺在她的床上,當即,她就一把將這個陌生老頭兒給推下床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次哭,就是現在。

              沈鉑辰下葬的這一天,景瀾給蘇桃換上了一條黑色的大衣,在她的胸口,別上一朵白色的花。

              最后,還是景瀾哭著說:爸,你在醫院養著,我請假在家照顧媽。

              你喜歡看電影么?一般。

              沈鉑辰又問:我是誰?蘇桃說:你是最愛我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這一次的病,比在八年前的那一場病,更加來勢洶洶。

              自從蘇桃二十九歲那年,和沈鉑辰結婚,每年的生日,都會給她做。

              只是,因為之前調理身體吃藥,硬是有兩年時間都沒有吃過冷飲,喝的都是熱飲。

              蘇桃眉開眼笑的接過了紅豆沙,一邊喝,一邊偷瞄沈鉑辰。

              本章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!

              熱門推薦More+

              莫求仙緣

              夏慕凡

              終宋

              章佳軒

              別小看這只寵物

              司馬祥云

              太監能有什么壞心思

              反手就是一拖鞋

             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

              俎丙戌

              我的輪回有點奇怪

              樂正曉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