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 id="dpxd3"></b>

    <font id="dpxd3"><noframes id="dpxd3"><cite id="dpxd3"></cite>
        <p id="dpxd3"><listing id="dpxd3"></listing></p>
          <delect id="dpxd3"><listing id="dpxd3"><output id="dpxd3"></output></listing></delect>

              <font id="dpxd3"></font>

              <p id="dpxd3"><th id="dpxd3"></th></p>
              <font id="dpxd3"><address id="dpxd3"><del id="dpxd3"></del></address></font><ins id="dpxd3"></ins>

              《火影邪魂》轉載請注明來源:南北通小說網www.wbyjn.com

              一聲暴喝,旋即四位執法天神齊齊殺來,但是旋即,前所未有,浩瀚不遜天地的霸道氣機升騰,將他們直接逼退,沖的最前的那位直接咳出大片鮮血,身軀像是破布一般飛出,將一座高山撞塌。

              羲城很大,他們要轉到天黑才能看完……。

              所以他有把握對方不會如何,而在同時,已經有受邀而來極為執法天神一一顯露出真容,看向驟然插手此事的云神,姬樂心中的最后一絲擔憂放下來,抬頭微笑道:尊神冕下,這只是我人族的事情,按照人神之約,只需要交給我們人族自己去處置就是了,還請尊神來此上位,和幾位尊神冕下同列而做,祭祀天地的典儀就要開始了。

              這時一聲帶笑的溫和聲音從身后傳來。

              天空中傳來一聲平靜的聲音,道:那我又如何?身穿灰衣,眉眼溫和莊重的青年站在虛空,仿佛天穹本身的具現化,安靜清澈的眼睛落在死不瞑目的姬樂身上,頓了頓,移開視線,注視到了云神身上,平靜道:……你違反了約定。

              風女站在他旁邊。

              所以他有把握對方不會如何,而在同時,已經有受邀而來極為執法天神一一顯露出真容,看向驟然插手此事的云神,姬樂心中的最后一絲擔憂放下來,抬頭微笑道:尊神冕下,這只是我人族的事情,按照人神之約,只需要交給我們人族自己去處置就是了,還請尊神來此上位,和幾位尊神冕下同列而做,祭祀天地的典儀就要開始了。

              怎么有個這么小的孩子在這里?納一看向小花,瞠目結舌:您、您從哪拐來的???這位以前喜歡養角瓜樹,怎么現在喜歡養人類嬰兒了。

              /姬樂的一箭毫無半點留情,不但貫穿了違逆命令的鐵西部戰士,更是直直沒入了公孫鼎的胸口,一瞬間尸體橫陳,血腥味道溢散,透著森冷之意,旋即無比冰冷肅殺的鎧甲聲音驟然大作。

              因為羲城里的人看到葉羲反應太大,往往一出來整個交易區就癱瘓了,所以葉羲琢磨了一個新巫術出來,叫作降息咒。

              于是這些大白兔子被喂養得油光水滑,變成了實力不弱的兇獸。

              他雙手抬起微微一禮,嗓音寬厚平緩:原來卻是天神冕下。

              它們雖然奔跑時耐力不足,但短距離爆發力強,而且蹬踹的力道和恐鳥不相上下,變成頗受歡迎的一種戰寵,尤其受穴兔族人的青睞。

              街道旁,有女人牽著一頭長著金色鱗片的巨大母羊,現擠現煮羊奶。

              手掌抬起,五指微彎,生生抗衡了死生的規則,將那姬樂魂魄牽扯過來,后者是個虛幻的小人兒,剛剛也聽得了云神的話,跪倒虛空不斷叩首求饒,先前受邀而來的執法天神此刻回過神來,無論如何,祂們就算看不起這人皇,也得維持天地秩序,當即踏前一步,怒喝道:云神,住手。

              先前因為天神出現而震撼失神的百姓貴胄們回過神來,覺得果然不愧是人皇,能夠和神靈對談,不遜于古之神話,而且,今日的大祭當中,竟然早早就有了天神在其中,人皇果然還是人皇……姬樂的話還沒能說完,白衣天神微微抬眸,雙目蒼青,漠然冰冷,那位權位之高絕無僅有的人皇聲音驟然停滯,心臟仿佛都被一把攥住,旋即眼前盡數都是血色黑色,無邊劇痛轉瞬才襲來,雙眼下意識瞪大。

              于是天空席卷起狂暴的風,風匯聚元氣化作罡風,暴雨自九洲十方之界瘋狂灑落,或者帶著能夠腐蝕神魂的力量,或者沉重到一滴就能壓塌一座山脈,雷霆怒吼,瞬間照亮天地萬象。

              穴兔族人身形嬌小,他抱著泡泡就像小孩抱著嬰兒。

              好嘞。

              仿佛滅世般的氣魄浩瀚展開。

              吭哧。

              葉羲好笑地看了會自己的傻女兒,又扛起她去別的地方轉了。

              一道道視線重新落在這突然出現的男子身上,看到他身穿白衣,黑發落下,雙目微斂,其中潛藏蒼青色流光,人皇怒氣磅礴,但是人道之氣涌動,遇到那黑發男子時卻毫無作用,反倒是那人皇悶哼一聲,后退數步,面色難看下去:神靈……云神眼眸淡漠,祂勉強克制住了自己瞬間暴走的沖動,可無邊怒氣仍舊在這誕生之后就懶散清冷的天神身上流轉,百萬年,百萬年,這就是當初那家伙所期許的人族?。

              云神仿佛完全沒有聽到這幾位天神隱隱威脅的低喝,修長五指漫不經心地握合,姬樂魂魄直接被捏碎,化作了最基礎的魂魄組成,重新回到天地,成為新生之物魂魄的組成部分,再無可能作為一個整體轉世。

              祂回頭看向姬軒轅轉世,后者不斷劇烈咳嗽著,面色煞白,嘴角不住流出鮮血,看上去頗為凄慘。

              從過往的經驗來看,即便是天神也會對于百族之皇保持一定的尊重。

              納一抱著泡泡回頭,看到相伴而來的葉羲和滄霧,下巴和懷中的泡泡一起啪嗒掉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好嘞。

              白蘑菇始祖意思意思掉了幾顆晶瑩的水珠子。

              本章未完,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!

              熱門推薦More+

              斗米仙緣

              西門瑞靜

              圣墟

              令狐南霜

              攤牌了我真是封號斗羅

              苑丁未

              我真的不想噴人啊

              真惜珊

              我才不是精靈文配角

              佟佳丹丹

              詭秘地海

              霜癡凝